搜索

央行高层发声力挺,人民币汇率上演绝地反击

2018-7-4 09:28    发布者:敏敏

摘要:2018年7月3日,可能会被载入史册——当天人民币汇率上演了绝地大反击。

2018年7月3日,可能会被载入史册——当天人民币汇率上演了绝地大反击。

 

当天早盘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Y)在短短半小时内大跌逾500个基点,一度跌破6.70整数关口,创下2017年8月以来最低点6.7167。但随着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央行行长易纲先后发声力挺人民币汇率,境内外人民币汇率迅速上演大逆转——截至7月3日20时,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回升至6.6384,较日内低点大涨逾800个基点,离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更是由日内低点回升约1000个基点,徘徊在6.6406附近。

 

“显然,当天中国央行高层力挺人民币汇率,让外汇市场交易机构意识到6.7附近很可能是人民币均衡合理汇率波动区间,由此激发市场买涨热情涌现,令人民币汇率出现大翻盘行情。”布朗兄弟哈里曼(BBH)全球外汇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向记者分析说。

 

他认为,尽管过去三周人民币跌幅超过4%,但押注人民币大幅下跌的全球投资机构并不多,这也给3日人民币汇率大幅触底反弹奠定了基础。

 

究其原因,一是6月14日人民币汇率下跌逾4%,很大程度释放了此前汇率高估的压力;二是过去一个月人民币汇率隐含波动率尽管回升至5%以上,仍低于2015年-2016年市场大举押注人民币单边大跌时期,表明全球投资机构并不认为人民币汇率会持续单边下跌;三是6月14日以来人民币成为彭博社追踪的31种主要货币同期表现最弱的币种,与中国经济平稳增长、资本跨境流动均衡平稳的基本面“严重不符”。

 

“因此当天中国央行高层发声力挺人民币,令市场一举摆脱此前悲观情绪,重新激发了人民币买涨热情。”Marc Chandler分析说。

 

在对冲基金BMO Capital Markets策略分析师Aaron Kohli看来,此前人民币之所以跌跌不休,一个重要原因是在中美货币政策分化、中美贸易摩擦升级、A股持续低迷下跌、部分经济数据表现不佳的共振下,市场找不到人民币均衡汇率的“锚”。如今央行高层表态力挺人民币,为市场指明了人民币的“锚”,令此前人民币无序下跌状况得到有效扭转。

 

投机资本“闻风而逃”

 

在一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看来, 7月3日央行高层发声力挺人民币前,人民币汇率处于惯性下跌趋势,即国际投机资本在隔夜大举买跌人民币,迫使第二天人民币中间价跟进下跌,触发即期汇率持续下跌,如此周而复始,令境内外人民币汇率在过去三周内“跌跌不休”。

 

“这让人民币与美元汇率波动出现脱节,过去三周美元指数主要在94.5-95.5之间波动,但在岸市场人民币汇率却出现逾3100个基点跌幅,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更是下跌3400个基点。”上述外汇交易员指出。这背后,一方面是人民币出现了补跌行情,另一方面是外汇市场找不到人民币的“锚”,让投机资本有机可乘。

 

“尤其在央行发布的二季度例会会议纪要删除了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的措辞,让投机机构认为央行可能鉴于中美贸易摩擦升级、中美货币政策分化等因素,容忍人民币较大幅度下跌。”上述外汇交易员向记者指出。因此不同投资机构围绕人民币均衡合理汇率出现较大分歧,部分机构认为人民币汇率短期底部在6.7,有些机构则押注6.8。而投机资本恰恰利用了这种市场分歧,不断使用上述交易策略营造人民币汇率惯性下跌的市场氛围,吸引更多跟风盘入场放大人民币跌幅。

 

Aaron Kohli透露,这些投机资本的沽空获利做法并不复杂——他们每周向外汇经纪商借入离岸人民币沽空套利,且每周沽空额度与人民币下滑幅度成正比,即人民币跌幅越大,他们沽空额度越高,直到在最短时间内将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压低至6.8以下,吸引更多跟风盘入场实现收益最大化。

 

“不过,一旦离岸人民币汇率出现明显企稳反弹迹象,他们就会迅速终止沽空行为离场。”他坦言,7月3日中国央行高层发声力挺人民币汇率,让他们意识到人民币均衡合理汇率波动区间可能在6.7附近,因而迅速在6.7下方结清所有空头头寸,触发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大涨逾800个基点,迅速收复失地。

 

在Marc Chandler看来,这些投机资本之所以迅速结清空头离场的另一个关键因素,是央行行长易纲指出当前顺周期行为令人民币外汇市场出现波动,令他们担心中国央行可能将采取重新引入逆周期因子、抽离离岸市场人民币流动性等外汇干预措施稳定人民币,因而加快了空头头寸结清步伐,即便部分空头头寸平仓遭遇一定幅度的投机亏损。

 

对冲基金大幅削减空头头寸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随着人民币出现大翻盘行情,不少国际对冲基金的空头持仓也相应大幅回落。

 

“3日下午结清大部分人民币空头头寸,如今只剩下少许空头头寸,打算视明天人民币走势决定是否清仓。”一位美国新兴市场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直言。在他看来,尽管过去三周人民币汇率下跌4%,但斥巨资押注人民币大幅下跌的对冲基金并不多。

 

究其原因,一方面人民币汇率隐含波动率低于2年前人民币单边下跌区间,令多数对冲基金经理相信当前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并未激发全球投资机构押注人民币汇率单边大幅贬值;另一方面他们认为此前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下跌4%,主要是补跌行情所致。4-6月美元指数大涨逾6%期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跌幅不到2.5%,因此过去三周人民币汇率回调4%并不令人意外。

 

“据我所知,敢于押注人民币汇率大幅下跌的,主要是事件驱动型对冲基金。”上述新兴市场对冲基金经理告诉记者。记者多方了解到,此前不少事件驱动型对冲基金纷纷双管齐下,一面积极买入1个月期执行价在6.8-6.9之间的离岸人民币看跌期权产品;一面与投机资本联手,借助全球资源借入大量离岸人民币头寸拿到香港市场沽空,导致过去三周离岸人民币跌幅超过在岸人民币,且多数交易时段离岸人民币报价远低于在岸人民币,拖累境内外人民币汇率迅速大幅跌向6.8,从而让上述期权“行权”获得更高沽空收益。

 

“如今,他们反而成为止损压力最大的投资机构。”上述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坦言。在7月3日中国央行高层发声力挺人民币汇率后,外汇市场一度全是人民币大额买盘,几乎吞噬所有人民币空头头寸。

 

Marc Chandler坦言,这造成外汇市场一度出现空头踩踏行情,尤其是3日下午4时欧洲交易时段开启后,此前押注人民币汇率下跌对冲持仓风险的欧美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迅速入场跟进大幅削减人民币空头头寸,助推境内在岸人民币汇率(CNY)一举收复6.66、6.65、6.64等整数关口。他表示,更重要的是,这打破了此前市场流传的中国央行默许人民币大幅贬值的“谣言”,彻底扭转了人民币过度下跌行情。

 

有话要说

最新评论

热门资讯
热门贴子






返回顶部